鮑坊有個“朱軍醫”

分享到:
2020年04月30日 10:05:25

□周群明 劉瑞青 記者朱燕

在我市北部的一個農村,有一個一年四季都穿著軍裝、身背出診箱,來去匆匆、風塵仆仆的身影,迎面走過的鄉親都會親切地叫他一聲“朱軍醫”,他就是原某部隊衛生員、黃柏鄉鮑坊村鄉村醫生朱林。

1985年底,朱林退伍回到家鄉,次年進入村衛生所。他決心以實際行動將自已在部隊所學的理論知識和積累的實踐經驗為老百姓解除病痛。他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他看病從不分貧富貴賤、親疏遠近,一律公平對待。他始終把患者當親人,不分晝夜,隨叫隨到。他醫德好、醫術高,十里八村的鄉親們口口相傳,大家都親切地稱呼他為部隊回來的“朱軍醫”。

附近太坊村有一位村民叫劉立權,從五十多歲起就患有慢性支氣管炎、肺氣腫,每到冬春季節,咳嗽不停。1993年5月的一天,下著傾盆大雨,朱林接到劉立權兒子的求救電話,他立即穿好雨衣騎著自行車,冒著暴雨趕到劉立權家。患者氣喘吁吁,呼吸非常困難,不停用手指指著喉嚨卻說不出話來,朱林當即判斷是痰液阻塞喉部,他立刻毫不猶豫跪下身子為老人進行口對口吸痰,同時給予平喘、抗炎、利尿等對癥治療,最終,老人得救。

朱林常說:“人命關天。醫生責任重于泰山。用藥如用兵,用藥如用刑。平時不好好學習醫學基礎理論,關鍵時刻就很難應對危急病情。”1998年7月中旬的一天,氣溫達到37℃以上,太坊村村民劉立先在田間噴灑農藥長達十多個小時,且未佩戴防護口罩,被送來村衛生所時已是半昏迷狀態。朱林初步判斷為農藥吸入性皮膚中毒。他立即對患者做了必要的雙側瞳孔對光反射,發現病情十分危急。經皮下注射阿托品后,他親自護送患者到市人民醫院急診科搶救治療。到達醫院時,患者已經完全昏迷,四肢僵硬,而當時家屬手頭拮據拿不出醫藥費,朱林當即拿出1000元現金先行墊付,并積極投入配合搶救。經過一夜緊張而又忙碌的搶救,患者終于脫離危險。出院后,劉立先夫婦帶著自家養的大公雞等禮品,來到朱林家謝恩,朱林立馬婉言謝絕。劉立先夫婦眼中含著淚花說:“朱軍醫救了我的命、救了我的家,你是我們家的大恩人。”

朱林生在農村長在農村,他最了解農民的疾苦,所以時刻掛念農民的疾苦。對上門就診的鄉親,他總是噓寒問暖拉家常,誰家有個大小事他都記在心里。鮑坊村一村民中年喪妻,自己又患上了肺結核,真是雪上加霜。朱林四處奔走,一邊帶他去結防所醫治疾病,一邊還幫他向鄉民政所領導反映困難。經過上級調查核實情況,這個村民順利辦理了農村低保。在日常接診中,患者要是沒錢,朱林就把賬先記上,等到鄉親們農作物有收成了、條件好轉了再還藥費;實在困難無力還的,朱林也從不為難。他每年為生活困難鄉親免去的醫藥費不會少于1000元。每年他還積極配合村委會或者村老年協會為孤寡老人及困難戶免費進行健康體檢。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朱林作為鮑坊村的鄉村醫生,自覺擔負起全村外來人員的身體狀況監測工作,上下午各一次,每天時長近3小時。自年初一起,這樣的“例外”工作他已經連續做了40天,沒有停歇片刻。他還報名參加瑞金北高速路口卡口夜班值守,遇上排班排不過來時,他連軸轉了36小時。他不僅積極捐款,個人向黃柏鄉指揮部捐了2000元、向市紅十字會捐了3200元,還叮囑家人要在各自單位積極參與捐款。他說:“國家有難,我理應盡一份微薄之力。這種特殊時期,需要全民動手,齊心協力,有力出力,有物出物,畢竟有大家才有小家。”

中國瑞金網新聞熱線:0797-2557296

西甲赛程是怎么安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