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戰‘疫’線,無怨無悔”

分享到:
2020年04月30日 10:06:17

□記者鄒婷

“那時候我的心情很激動,我覺得自己是個從戰場歸來的戰士,打贏了一場生死之戰,這四十多天的經歷刻骨銘心。”陳冰是市人民醫院感染科醫生,也是我省第三批援鄂醫療隊員。回想起近兩個月的援鄂經歷,他感慨不已,“3月23日,醫療隊離開隨州,當地人民夾道相送,離別的那一刻,百感交集,感動、自豪、欣慰……”

2020年的春天因一場疫情而變得些許失色,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2003年,非典爆發時我是個大二的學生,當時就想著去醫療前線當志愿者,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勢比非典嚴峻得多,作為一名醫務人員,奔赴抗疫一線是責無旁貸的事。”陳冰說,得知需要醫務人員支援湖北抗疫后,他毫不猶豫地遞交了申請書。對于陳冰的決定,家人曾表示猶豫,“疫情形勢不明朗,要是發生些什么意外,我們怎么辦?”面對妻子的擔憂,陳冰表示,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在國家需要醫護人員挺身而出的時候,希望能盡到一份綿薄之力。“我曾經到上海華山醫院的感染科進修一年,有一定的專業優勢。況且,我們的身后還有國家做后盾!”在陳冰的緩言寬慰下,妻子的心逐漸安定下來,轉而支持他的決定。“牽掛最多的還是母親的身體。我母親患有神經性耳鳴,出發的當天上午,我還帶她在醫院五官科看病。”陳冰說道。

2月16日,告別親人,陳冰踏上奔赴湖北隨州的逆行之旅。“沒去之前,我們是從新聞報道上了解湖北的疫情。踏上那片土地,街道空蕩冷清,醫院處于忙亂之中,壓力和緊迫感撲面而來。”據陳冰介紹,他被分派到隨州市曾都區醫院,該院有八個病區,共兩百多個確診病人,他和同行的幾個醫務人員接管第七病區,“我們那個病區是由曾都醫院泌尿外科改造而成的,感染管理方面存在很多薄弱環節。七區有三十多位病人,醫生四個,管理壓力很大。”

作為專家組成員之一,陳冰協管了醫院的院感防控工作,一方面馬不停蹄地處理病人的交接工作,另一方面多方奔波協調強化醫院的感染防控工作。“人在病房中,我們身邊全是病毒,所有防護工作一定要做得嚴格做到位。”陳冰告訴記者,每次進入病區前,他們要花半個小時穿五層防護服、戴三層手套和兩個口罩,而最關鍵的是脫防護服,防護服必須對著鏡子小心翼翼地脫掉。

“有過害怕嗎?”面對記者的提問,陳冰坦言,“在醫學專業領域,我們理所應當沖在前面,而且在醫院每天連軸轉,從不去想害不害怕的事。”每天六點半起床,吃完早餐趕往醫院,穿戴好防護設備,八點左右陳冰開始忙碌,“采集病人咽拭子的工作由醫生來操作,每天我們必須為病人逐一采集咽拭子。除了正常的治療,為病人進行心理疏導也很關鍵。”陳冰說,病區曾有一位40多歲的女患者很焦慮,她在醫院坐立難安睡不著覺。每次查完房后,陳冰特意跟她聊聊天,鼓勵她要對醫生和自己有信心,漸漸地這位女患者的心態平靜下來,沒多久就出院了。“剛開始時戴著口罩跟病人交流都存在困難,后來都能戴著睡覺了。”陳冰笑著說,剛接管病區時,壓力最大,每天處于高度緊張狀態,晚上睡覺時靠聽兒歌才能入眠,而遇到值夜班時,只能戴著口罩在辦公室睡覺,“好不容易睡著了,口罩里凝結的水汽滴到臉上,又醒了。經常一個夜班下來只能睡兩三個小時。”

盡管勞累疲憊,但陳冰每天都在欣慰中度過。看著一批又一批的病人出院,病區逐漸在縮減,他覺得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3月下旬,曾都醫院最后一位病人———70多歲的張大爺經檢測后確認轉陰出院,陳冰和所有醫護人員一樣,異常高興。

“征戰‘疫’線,無怨無悔。一輩子有這樣的奮戰經歷,不枉此生!回家的那一刻,兒子手捧鮮花喊著‘英雄爸爸回來了’,我想我用自己的行為為孩子做出了榜樣。”陳冰說,希望所有孩子將來做一個勇敢的人,做一個能為祖國征戰的人。

中國瑞金網新聞熱線:0797-2557296

西甲赛程是怎么安排的